罗浮第一百七十九章降伏沧浪宫密地网络

2020-09-17 | 民生评论  浏览:1次

罗浮 第一百七十九章 降伏沧浪宫、密地

被麻袋一样随手丢在七海妖王兽身前的战百里和熙玉纱身上都不停的冒出淡淡的黑丝。

这是两个人在用真元逼出鬼车阴王鸠打进两个人身体内的阴厉之气,但是两个人马上就绝望了。

洛北子只是看了他们一眼,屈道子的手中就又射出了几丝灰色的光华,一下子将两个人的真元彻底的冻结住。

“绦生元没有回沧浪宫?”洛北淡淡的问道。

站在七海妖王兽身上的洛北居高临下,声音里面自然有着说不出的威严。这种威严,就像是世间掌控生死的帝王在审讯阶下囚徒一样。但海狼王战百里也是七海之中的枭雄人物,听到洛北这么问,浑身真元已经彻底无法动用的战百里却是重重的冷哼了一声,“我既然不敌,落在你的手里,要杀就杀,就不要什么废话了。”

“大胆!”站在战百里身边的虬仓阳一声暴喝,直接一只手就掐住战百里的喉咙把战百里提了起来。战百里的身材虽然魁梧,但虬仓阳的身形却几乎比他高了一倍。虬仓阳提着战百里,就好像掐着一条虾米一般的轻松。

只要洛北的一个神色,虬仓阳就直接可以把已经被制住的战百里随手捏死。

“虬仓阳,不要杀他,汐西元,把他们全部吊在青纹海牛的身上,你做信使,前去劝降,不降者,杀!”

洛北这句话一说,海浪王战百里和熙玉纱全部都变了脸色。

“他的手段竟然这么毒辣!”

像战百里和熙玉纱这种修为的人,并不怕死。若是怕死,修行之时,也很难突破有些关卡,没有现在的成就。但是洛北要将两个人悬挂起来,放到阵前去示众,就是彻底的羞辱,比将两个人杀了还要难受。

两个人实在是想不通,以洛北这样的年纪,行事怎么而涡轮增压发动机则很难做到这一点。尽管近年来很多厂商投入大量研发力量去不断完善涡轮增压发动机会如此决断狠辣,一时两个人原本浑然不怕的心中,不由自主的对洛北产生了一丝畏惧。

两个人不知道的是,洛北这样的手段,是从原天衣的身上学到的。

当初原天衣去药王宗要商羊角的时候,遭遇到北留王府的车队,本来教训北留王府的车队,原天衣只要随手用一个简单的术法就可以了,但是原天衣却直接用出了千年之中只有几个人能用出的术法,六道浮屠业火红莲。

用这样的术法对付北留王府车队中的修道者是彻底的杀鸡用牛刀,但是洛北后来却明白原天衣之所以用这样的术法,真正的目的是用来震慑药王宗的人。

原天衣在药王宗的山道上用了这个毁天灭地般的术法,再带着洛北进药王宗,药王宗的人根本没有半句废话,就直接把镇派之宝商羊角给了原天衣。

能够显示强大力量的东西,往往是最好的震慑手段。

而且世间的绝大多数门派之所以惧怕罗浮,惧怕罗浮的人,并不只是因为罗浮的术法高绝,出来的必定是惊世骇俗的人物,最主要的一个原因还在于罗浮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睚眦必报的行事准则。

要让恶的人害怕,唯有比他们更恶!

所以很多修炼佛法,修炼高深的显宗、密宗诀法的修道者,能够修到身外化身境界的,凝出来的身外化身,大多都是神佛的忿怒伏魔相,面相一律无比凶恶,而不是庙宇中的慈悲相。

除了七海妖王兽之外,青纹海牛的身形最为高大,而且腹部两侧生有黑铁一般的骨质短刺,正好用来悬挂东西。

战百里和熙玉纱直接就被法王水蛛吐出的蛛丝捆住,方才在大战中,从七宗五派的人和沧浪宫的人手中缴获的所有法宝,也和战百里、熙玉纱一齐,被吊在了青纹海牛身高超过八丈的巨大身躯上。

连释如意穿着星璇灭魔神甲的尸身都被吊了起来。

虽然七宗五派和沧浪宫的人在这一战之中的法宝大多都被法阵卷入了地心火肺之中,但剩余的,被收集起来的各色法宝也有五十余件。

这些法宝都悬挂在青纹海牛的身前,远远看去,就像给青纹海牛披上了一层流光溢彩的璎珞。

这五十余件各色法宝之中,大多数都在这场激战之中直接被打得损坏了,有些法宝的胎体已经残缺,有的却被某些术法力量打得印下了深深的刻痕。

但就是这样破损、残缺的法宝,给人心神的冲击力才更加的强大。

连这么多法宝都被损坏了,那是什么样的力量,那一战是何等的激烈。

“七海妖王亲至!若有顽抗,不降者,杀!”

青纹海牛稳稳的站立在海面之上,一步步的朝着沧浪宫前行,每一步都在海面上泛开一团巨大的涟漪。

“是海狼王!熙玉纱!”

沧浪宫的人,很快就看出,被吊在青纹海牛前面的是海狼王战百里和熙玉纱,认出了青纹海牛身上挂着的许多原本属于沧浪宫的法宝。

这些法宝现在大多破损,而且都被悬首示众一般挂在青纹海牛的身上,那先前出动的沧浪宫人的下场,可想而知。

根本没有什么可以抵挡的了。剩余的沧浪宫人原本都是修为不高的弟子,再加上连战百里和熙玉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生擒,当众悬挂起来,这种手段和威势,没有一个人的心神能够抗衡。

青纹海牛一步步前行,根本没有遭受任何的阻碍,等到十六条赤血蜈舟跟上,洛北驾御的七海妖王兽踏上这个岛屿时,所有岛上的沧浪宫人全部已经浑身战栗的拜服在地。

两百余名沧浪宫的人全部被驱赶到了沧浪宫一个大殿的广场上,被收了身上所有的法宝,符箓,一个个加了禁制。

战百里和熙玉纱也被放了下来,被虬仓阳一只手提到了洛北的面前。

“你们擒拿的螭首族人在哪里?”

洛北负手站立,问战百里和熙玉纱。

这段时间里,腾蛟族和螭首族的人已经把整个岛上都搜寻了一遍,但是却并没有发现被擒的螭首族人的踪迹。

战百里和熙玉纱冷冷的看了洛北一眼,根本就不回洛北的话。洛北也不在意,直接就对着拜伏在地的两百余名沧浪宫人问道:“你们中有没有人知道螭首族的人在哪里,若是无人知道,全部杀了!”

洛北的这一声声音虽然不大,但是收服了七海妖王兽之后,本身就带着一股俯瞰七海的气势,而且现在这些沧浪宫人本身就如同待宰的羔羊一般,一听到洛北的这声威吓,当下就有两人抖抖索索的叫了起来,“妖王,那些螭首族的人应该就在碧落殿里面。”

“碧落殿?”

洛北的目光才聚集在那两个人的身上,战百里和熙玉纱的目光却已经死死的瞪了过去。

两个人当然知道螭首族的人被关押在什么地方,但被洛北悬在青纹海牛的身上,当作战利品一般示众,两个人的心中对洛北都已经恨极,所以是宁死都不肯向洛北屈服。

“这采菽的目光,居然也是这般狠辣!”

但是两个人才刚刚厉色的看向那出声的人,就感觉有一道冷冷的目光盯在自己的脸上,转眼一看,却只看到背着辛天湛泸的采菽冷冷的看着两个人。

采菽行事本来就坚定果决,现在经历了这么多生死大战之后,也很自然的有了种令人心凛的威势,虽然只是冷冷的扫了两个人一眼,但战百里和熙玉纱都是心中一寒,觉得采菽的目光好像在说,“怎么,自己不说,还敢威胁别人也不说不成,再看,直接把你们两个人的眼珠子挖掉!”

“是的,我看到螭首族的人被擒来之后,就是送到碧落殿里面去的。”

“碧落殿里面有法阵,每过几天,我都要负责将收集来的材料运送进去。”

事关性命,两个沧浪宫的人都争先恐后的说道。

“哦?运送材料,是送的什么材料?”洛北看着说负责运送材料的那个沧浪宫人,五短身材,身形微胖,是个头顶微秃的中年男子。

头顶微秃的中年男子用力的咽了口口水,略微镇定了一下心神,马上说道:“平时运送进去的,都是些玉石、精金,有些时候的材料,我也不知道是什么。”

“精金、玉石,都是炼制法宝所需的材料。那碧落殿里面,难道是沧浪宫用来炼制法宝的地方?”

洛北和采菽互望了一眼,眉头微微的皱起,马上就对着那头顶微秃的中年男子说道,“你带我们去碧落殿。”

“这碧落殿这么不起眼,要不是这人说了,恐怕我们再寻一遍,也不会注意这个地方。”

碧落殿,只是位于岛屿西侧半山处的一座不起眼的小殿宇,只有几丈的进深,而且里面空无一物,看上去好像是空弃不用的地方一样。但是洛北细看之下,却又看到,这个殿宇连个门槛都没有,而一旁的院子里,却有几辆黑色的推车,是用金铁所铸,而殿宇前的笔直平坦的山道上,包括碧落殿的厅堂里,都有一条条深深的印记。

这青石地面上,三四个指头长宽的深深印记,都是车轮长年的碾压,形成的车轮印。很显然,经常有人用这种推车,推着份量极重的东西进入到这个碧落殿中。

“你说这里有法阵,平时将材料运送到这里之后,是怎么开启法阵的?”

就在洛北打量碧落殿周围的时候,几个龙鲵族的人已经自己的在碧落殿的内外察看了一遍。龙鲵族的人精通阵法之术,一般的法阵根本难不倒他们,可是仔细的探查过后,几个人却根本没查出什么头绪。

“只要站到那块地方,片刻之后,法阵就会自己发动了。”头顶微秃的中年男子伸出手指点了点碧落殿的中间。

那是一块和别的地面一样的青石,只是上面有着雕刻的花纹,看上去有点像万年青。

“胡说!”听到这头顶微秃的沧浪宫弟子那么说,采菽顿时眼睛一瞪,“站到上面法阵就会自己发动,那岂不是无论是谁,都可以来启动法阵进入。”

“我岂敢胡说。”被采菽眼睛一瞪,头顶微秃的沧浪宫弟子顿时脸都白了,连忙指天划地的解释,“这边本来是禁地,除了宫主他们和我们运送材料的弟子之外,别的人都不准进入的。真的,只要一站上去,这座碧落殿就会裂开似的,然后就会进到里面,里面是一条四面都是黑色山石的通道,非常的热,里面有会滑动的铁斗,我们把材料放入铁斗之中,铁斗就会滑进去。”

“这人应该不是说谎。”

洛北和采菽互望一眼,都看得出这名沧浪宫弟子的修为低微,而且是由心惊惧,这些话不可能是编造出来的。

“通道里面还有什么东西?”

“我们只是负责将材料送到那通道里面,至于里面,我们也从没有进去看过。”

“这里面到底是什么地方?”螭尧离和虬仓阳的声音也响了起来。虬仓阳却是把战百里和熙玉纱都提了过来,此刻正是在厉声喝问战百里和熙玉纱。

“怎么,你们如此对我们,还想我告诉你们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不成?”战百里一声冷笑,“要杀就杀了,省得多费口舌。”

“里面有什么,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洛北看了战百里和熙玉纱一眼,也不动怒,只是淡淡的说了这一句。

“只怕里面有什么厉害的人物和埋伏。”站在螭尧离身边的慕含风有些顾忌的说道。

“如果有我们难以对付的厉害的人物,绦生元也不会害怕我们马上杀来,来不及逃脱而直接逃走了,他们两个也不会一见到我们就直接弃岛逃走。而且里面如果有那么厉害的人物,想必也不会让我们轻易的逼降这么多沧浪宫的弟子。”洛北看着慕含风说道。

战百里和熙玉纱听到洛北这么说,脸上的悍气顿时消散了几分,脸色变了变。

洛北的分析,可以说是一点都没有错,之前战百里和熙玉纱还只是觉得洛北的修为惊人,术法厉害,但自从被洛北擒住之后,战百里和熙玉纱却越来越发现洛北的手段和心智、见地,都远超他们二人,两个人面对洛北,有一种无论从哪个方面都无法争斗的感觉。

“你们进入法阵之后,是如何出来的?”

这个时候洛北又问了那头顶微秃的沧浪宫弟子一句。

“下面的通道里也有一块地方,只要站上去,就会被送回碧落殿了。”头顶微秃的沧浪宫弟子马上说道。

“哦?难道是传送别地的阵法?”

龙鲵族的几个人脸上浮现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这种阵法,怎么和我罗浮的那个法阵有些类似?”

大殿中的那块刻着万年青27岁的吴树梁从河南老家来深圳打拼。2009年一般花纹的青石地板只有三尺见方,但是洛北一走上去,只是片刻,就只觉得眼前一片的红光迸射,整座碧落殿好像被红光从中分开一样,只是眼前一花,洛北就发现自己和碧落殿里的所有人已经置身在一个数丈见方的石室里。

和头发微秃的沧浪宫人描述的一模一样,这个石室里的一块山石上,也有如同万年青一样的花纹。这个石室三面都是完全封闭,都是黑色的山石,而正对着众人的一面上,则是一个一丈见方的通道。

一阵阵的红光和热气不停的沿着通道喷涌过来,“怎么会有这么浓厚的火元元气。”腾蛟族的人天生就对火元元气被排斥,一置身在这石室之中,感受到极其充裕的火元元气,虬仓阳就顿时皱起了眉头,感觉极不舒服,有种被人放在一个闷锅里烧烤般的感觉。

“里面有螭首族人的气息。”

洛北放开神识,一扫之下,顿时发现了十几股若有若无的螭首族人的气息。对着身边的采菽和螭尧离等人说了一句之后,马上就心念一动,让屈道子卷着螭尧离、慕含风,跟在自己和采菽的身后,沿着通道冲了进去。

通道里面,有和头顶微秃的沧浪宫弟子所说的铁斗车,是用滑轮穿在一条粗大的铁索之上。

而只是往前冲出了不到百丈,洛北的眼前就一下子霍然开朗,眼前所见的景象,直接就让掠进来的洛北等人心中全部产生了一种极其震撼的感觉。

晋城治疗白癜风花多少钱
龙岩治疗白斑的医院
贵港白癜风医院哪个较好
友情链接: 贵溪民生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