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保镖第0199章情字难解二更求花网络

2020-09-18 | 民生教育  浏览:1次

全能保镖 第0199章 情字难解【二更求花】

斩情花丛,异性相对,会发生什么?

这个问题,大概就算是穷尽古今恐怕都没人能回答的了。

因为从来就没有出现过!

毕竟斩情花是圣女族接近于族徽一样的存在,只生长于太古之时北冥之海深处北极光与暴风交织的地方,为万古以来的奇花之一,圣女族作为曾经称霸一方的大族,怎么可能会允许别人接近斩情花?

在圣女族存在的历史上,从来没有哪个男性能进入斩情花丛的,而这种男女在斩情花丛相遇的状况,更是无从説起。

一时间,刑天也有些无语了,似乎每次碰到这种诡异的事情的时候,总是能撞上拓跋霜。

片刻后,距离刑天约莫一百米左右的斩情花丛中忽然抖动了起来,而后,无影刀挣扎着站了起来,看到刑天看,不禁一愣!

而刑天早已经如遭雷击!

因为,一直都覆盖在无影刀脸上的那黑铁面具竟然因为承受不住坠落时的冲击力碎掉了**dǐng**diǎn**一半,如今只有右脸上还覆盖着另外一半!

这一半容颜,肌肤晶莹如玉,眸如秋水,清亮的眸子里偶而闪过一丝冷光,更是让其整个人身上带上了一种説不清的冷冰冰的气息!

露出的一半唇,粉红饱满,鼻梁同样高挺……

半面倾城!

刑天仅仅是看到了拓跋霜一半的容颜,可所有目光瞬间就被吸引了。

如果真的要刑天评价的话,这一半的容颜,绝对是他见过最漂亮的人间风景线,就算是身边美女如云的他都产生了那么一丝惊艳的感觉。

因为,这一半的脸颊,超凡脱俗,竟是再无哪个女人能与之相比!

刑天已然目瞪口呆,鬼使神差的,心中忽然冒出这么个念头——擦!!那天在精灵因而客户可以更快地开发移动应用程序和应用程序墓地里老子赚大了!!!

一直以来,对于拓跋霜的容貌一直都是刑天最好奇的一个问题,那天在美杜莎一族几个人杰的坟墓中,他迷迷糊糊的就给拓跋霜办了,醒来以后就是依稀记得有这么一回事,还有就是那销魂蚀骨的滋味倒是多多少少还有一些印象。

但拓跋霜的样子,在他心中一直都是一团迷雾,或者説这个女人留给他的唯一印象就是——一身宽大的黑袍笼罩,看不出是男是女,一张铁面具挡住了脸,似笑非笑,似哭非哭,流淌着一种莫名的悲伤神韵!

这就是刑天心目中的拓跋霜,此刻一下子看到对方的真容,瞬间有一种心潮澎湃的感觉!

其实这很正常,根本就是一个男人再正常不过的心理,就像喝醉了酒,迷迷糊糊的摁倒给一个女人xxoo了,结果睁眼一看,对方长得就跟电影明星似得,心理啥感觉?

换了谁都爽爆了!!

拓跋霜依旧很宁静,在那漩涡之门中显然首创不轻,嘴角还残留有一丝血线,不过在看到刑天后,顿时松了口气,道:“总算找到你了!”

不过,这个女人很快就注意到了刑天眼神的不对劲,发现对方似乎一直在盯着自己的脸看,喉结似乎还在动?

就像是……吞口水一样?

拓跋霜也有些奇怪,不禁伸手在脸上一摸,然后,如遭雷击!

而且,因为她这一摸,那勉强挂在脸上的另一半面具也“叮当”一下掉了!

一张美得清丽脱俗,美得让世间一切都安然失色的脸竟然就这么暴露在了刑天面前!

若非亲眼所见,刑天真的不敢相信一个人竟然能美到这种地步,已经无法用语言来描述,始一露出,周围艳丽的斩情花都黯然失色!

“想不到……你竟然是这个样子……”

刑天喃喃自语着:“只是,为什么你又一直不肯用真面目见人?”

这声音虽低,犹如风的叹息,但是对于一个至强者来説,要想捕捉到,难么?

反正,拓跋霜是听到了,一张脸也渐渐阴沉了了下来,青丝如瀑,随风乱舞,眸中冷芒乍现,毫无征兆的,一柄薄如蝉翼的短刀就出现在其手中,刀锋上跃动着湛蓝的弧光,正如同大部分消费者不会在络上购买新车一样冷幽幽的看着刑天道:“从我六岁那年起,我决定从此走入黑暗之中,一日不能复仇,就一日不以真面目示人,所以义父为我带上了那面具,我曾当着手中的刀许下重誓——凡见我容貌者,必杀之!

刑天,本来出于各方面的考虑我是不该杀你的,所以我一直容忍你到现在,甚至,还带着你留给我的屈辱去帮助你,然而今日,我却是不得不砍下你的狗头了,要怪就怪你看到了不该看的?”

“xiǎo气……”

完全是不由自主的,刑天张口就嘀咕道:“不就是看了眼长啥样嘛,犯得上喊打喊杀的么,别人不能看我还不能看么,真是的,你身上我啥地方没见过……”

这句话不説还好,一説,拓跋霜当时就爆发了,一举手中那薄如蝉翼的短刀就要冲过来!

谁知,异变就在这个时候突然爆发了!

“轰”的一下,斩情花丛中所有花的花藤陡然直立,无穷无尽的彩色之花上竟然齐齐喷薄出了七彩之光,登时就将刑天与拓跋霜二人包裹住了,七彩之光缭绕在二人体表,似乎是身披神霞一般,煞是好看,只是空气中那股犹如女儿家的体香的芬芳气却是愈发的弄了!

“哐啷!”

拓跋霜手中那薄如蝉翼的刀忽然掉落在地上,此刻,她美眸大张,眼中充满了竟然,竟然放缓脚步一步步的朝刑天走了过去!

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了刑天的身上!

刑天脸上同样写满了不可思议,一步步朝拓跋霜走去!

他们二人的身上竟然在被那彩光笼罩的瞬间,同时失去了控制,就像有一股力量占据了他们的身体一样,催促着他们朝彼此走去!

“你究竟对我做了什么!”

拓跋霜惊怒交加,这个时候也终于有些慌了,怒道:“你别过来,敢过来我就死给你看!”

强悍的拓跋霜,杀命赫赫的拓跋霜,此时终于露出了软弱的一面,大概连她自己都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有一天以死来要挟一个男人!

这是……只有那些软弱的xiǎo女人才会做的事情!怎么可能会发生在她拓跋霜的身上?

可事实是,女人就是女人,撕掉了强悍的外衣,她永远只是个女人,会生孩子会哭泣!

“我他妈怎么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刑天也是一脸郁闷:“你以为我想贴过去啊?你也别吹牛,你现在想死能死的了么!”

“……”

两人一边对骂着,一边朝彼此走去,转眼,已经贴到了一起!

“你别碰我!”

拓跋霜当时就惊叫了起来,只不过纤纤玉手却伸了出去,“嗤啦”一下就扯掉了刑天身上的外套!

“这是我在碰你吗?”

刑天眼睛瞪老大吼了一句,伸手“嗤啦”一声扯掉了拓跋霜身上的黑袍!

“啊!!你再碰我我杀了你!!”

“靠!你以为老子稀罕碰你啊?!”

“……”

两个人一边对吼,一边疯狂撕扯着对方身上的衣服,转眼间就已经“坦诚”相见,两人二话不説就直接抱到了一起。

“啊……”

拓跋霜神经质一样的尖叫了起来:“刑天!!!我会杀了你的!!!你太恶心了!!!”

“你以为我想啊!!!”

刑天郁闷道:“虽然你一diǎn都不恶心!”

説话直接,刑天已经将拓跋霜摁倒在了草丛中。

接着,就是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紧随其后,是一连串相当销魂的声音……

斩情花丛在不断抖动,一道男音和一道女音彼此交错!

“刑天,你给我滚下来,我要在上面!”

“男上女下,自古如此,哎哟我草,别咬人!”

“你还咬!!再咬我让你到前面去!”

“……”

当中种种,自不必多説。

只是,正忙碌的一对男女没工夫细想的是——斩情花,若不是因为圣女族,其实它叫情花……

……

白银治疗白斑病费用
先声药业上市
先声药业上市
友情链接: 贵溪民生在线